从国际学校走向国外大学收获的不只是学历证书

远行,为了实现自我的无限种可能,出国留学,给自己一个寻求改变的机会。出国留学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要送孩子出去留学?国际学校的数千名学子留学经历,给出你最完美的答案。

出国留学,孩子收获的究竟是什么?

所以,出国留学将会给孩子提供一个更为广阔的成长与蜕变空间。

在机遇与挑战共存的环境下,追求自己的梦想,这种经历只有留学才能体验,短期的旅游是感受不到的。初次踏上异国的土地,从中国的学校跨入他国社会,孩子们会遇到种种不适。

但是在经历了与家人的离别,经历了一个人的漂泊之后,经历了不断的摔倒和失败之后,孩子才会逐渐成长,才会逐渐明白珍惜当下的可贵。

西方的挫折教育则比较成熟。

很多同学都觉得,留学是对他们意志的一种磨练。有的学生说:去国外留学,只身一人,会遇到很多挫折,历经很多挑战,但是很多时候接受挫折不是接受这个世界的黑暗或不平等,而是学会自己挑战生活。

国外文化环境与思维模式

国外的文化环境和思维方式能够为孩子提供一个全新的学习氛围。出国留学带给孩子的,不仅仅是上课学习,还是一个巨大的寻求改变的机会。

在学校,如何与同学相处,向教授探讨,写essay,做项目……所有这些,只有经历过,才能更真实懂得其中滋味,历经这些之后,孩子们才真正成长了。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本文转载自《国际学校帮》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远行,为了实现自我的无限种可能。很多毕业生留学后回国工作或创业,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有激情,干劲十足,有自己的想法和憧憬,而且最最关键的是——创业精神。

三位女接触网工在轨道车上待命。陈选斌 摄

整体而言,国外的教育环境可以给到孩子实现自己梦想和目标的动力,可以让孩子们朝着梦想的方向努力。或许,努力过后,发现不行,又绕回了原地。

“其实我也想像她们一样高空作业,但是在攀爬支柱、上梯车的过程当中,高度稍微高一些,我的心理恐惧感就越来越强,腿就忍不住地要抖。”与马驰和王雅霏接触网应急抢修的工作内容不同,彭诗敏日常的工作内容是步行巡视,帮工区提报“天窗”点内、点外的计划,整理工区台账等辅助工作。“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我所能做好接触网工这份工作。”

接触网高空作业的难度有多大?结束完高空作业后,马驰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汗珠从面颊不停往下滴落,负责防护的两个女生的手也在不停地微颤。2017年,三个女生大学毕业到单位后就开始从事接触网工的工作。经过两年的一线生产实践,现在的她们已经成为成都供电段仅有的三名一线女接触网工。

对于学生而言,当其遭受挫折时,便容易激发学生的潜能,越不容易找到答案,就越能激发学生的探究精神,从而进行研究性学习,切实掌握知识、提高能力。

成都供电段绵阳供电车间党总支书记胡云峰介绍,公司对三位女职工进行了各项施工技能模块考试培训和技能训练,特别是针对她们女生的特点,在接触网参数的检测、检查方面做了比较多的培训。如今她们可以基本完成接触网各项作业参数的检测、检查,并独立完成接触网作业的辅助工作。“希望她们继续努力,在工区、车间和段的培养下,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接触网工,为祖国铁路电气化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完)

“列车运行所依赖的电流是通过机车上方的接触网输送,接触网一旦停电,可能导致列车停运,就会耽误大家春节回家。”虽然家就在绵阳当地,但接触网工王雅霏仍坚守在接触网应急抢修一线。

三位女接触网工正在进行高空接触网作业。陈选斌 摄

所谓挫折教育,是指让学生在受教育的过程中遭受挫折,从而激发他们的潜能,达到让学生们切实掌握知识的目的。

到达目标作业点,三个女生将手中重达25公斤,长7米的“蜈蚣梯”抬起。要抬起这样的钢结构爬梯,就连男生也相当吃力,她们尝试了几次才将“蜈蚣梯”挂在了高达7.2米的接触网承力索上。负责这次高空作业的马驰背上装着扭力扳手、导电膏、整体吊弦等抢修工具的作业挎包,快速登上“蜈蚣梯”进行接触网检修训练项目,王雅霏和彭诗敏两个女生则一直拉着“蜈蚣梯”底部,即使寒风掠过,也一动不动,保证上方马驰的安全作业。漆黑的夜幕下,安全帽上的检修灯把她们映照得如同空中飞舞的“蝴蝶”。

马驰告诉记者,其实当初在选择岗位时,她们面前摆着两个选择,一个是相对轻松的变电所值班员,另一个就是接触网工。“值班员迟早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现在是铁路电气化的时代,接触网对铁路行业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三位女生毅然选择了比较艰苦的接触网工工作。

留学,给自己一个寻求改变的机会,有些学生坦言出国留学最大的意义在于完成了他们从小以来的梦想,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让灵魂和身体都在路上。

在正常的现实生活中,人总有一些潜能不能被激发,这些潜能只有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才能被激发。

机遇挑战之下追逐梦想

当问及父母是否支持她们做接触网工时,女生们一下子沉默了。“父母知道我在干这个工作,但我没有告诉他们这个工作的危险性。”马驰说,“我父亲应该会支持我的想法吧,这是我想做的事。我母亲有可能会反对,会担心我会不会从高空摔下来。好好跟他们讲,沟通是最好的办法。”尽管家人多少都有反对,但三人仍表示,“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希望孩子未来能够出国留学,是因为他们看到亲朋好友的孩子出国后,从青涩内敛的少年变为开朗自信并有独立想法的礼貌青年,从目标茫然的“学习机器”变为时刻热情在线的追梦者。

Author: crisve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