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武汉荣盛发展战“疫”不止步

中新网2月18日电 新冠肺炎疫情正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线医护工作者及武汉人民团结一心,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周密的母亲在医院抗击一线

“疫情就是军情,随叫随到!”夏志强不顾老婆的担心,起身去拿车钥匙。

本报北京12月30日电

除日常必备的保洁、消杀、建立部门体温日监测机制外,更携手线上权威医疗——春雨医生,开启“线上免费义诊”活动,方便员工及业主足不出户、科学理性地做好疫情期间的个人防护工作,避免医院人群聚集可能造成的交叉感染,为员工的健康保驾护航。

为帮助恢复生产的企业和返回厦门的外来务工人员,在目前人力资源市场线下招聘暂停之际提供便捷的招聘与求职平台,厦门市人社局10日正式上线“厦门求职登记平台”(qzdj.xmrc.com.cn)。

让河北援鄂医疗队在神龙架安心抗疫

在疫情防控一级响应解除之前的特殊时期,厦门市人社局此前也发出紧急通知,明确要求满足复工条件企业在组织员工有序返岗时,必须严格执行员工进出厂区、上下班前进行体温测量制度及每个班次员工上岗前的健康教育提醒制度,严格登记每个班次、每个车间员工情况。

接下来,注定是一个接一个的不眠之夜。

目前,3辆负压监护型救护车已经在武汉市黄陂区投入使用,后期还有7辆将陆续到达武汉市。

凌晨2时30分,驾车接上龙建忠的夏志强抵达项目部,两人立刻投入现场工作。“我们早一分钟完工,病人就早一分钟救治,就多一分治愈的希望。不论是不是深更半夜,都要尽快赶来。”夏志强这样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测量员祁奇在现场测量

“马上就能出发!”操文祥、何欢夫妇立刻开始收拾东西。

1月27日凌晨0时23分,中建三局一公司安装公司雷神山医院医疗区机电责任经理张峰求助项目经理吴云海:“能否再分配给我三个管理人员?”

负责办公物资协调的周密告诉工人日报记者,自己全家如今都在抗疫情的一线。“我妈妈在武汉市七医院发热门诊工作,她原本是CT室的医生,但事发紧急,医院能支援疫情一线的医生都全员出动,她是第一批报名支援的!”周密为母亲自豪,又有些担忧。“她已经4天没回家了,忙得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吴云海很快在手机上找出了那几个名字:操文祥、何欢、龙建忠、夏志强、董毕近、童祥、肖进、冷可。他们分别是中建三局一公司安装公司上海经理部和华南经理部的职工,“火神山”项目启动时,他们请愿支援。

2月11日晚上8点,河北省响应国家号召,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一对一支援神农林区开展新冠肺炎疫情综合防控工作。支援的医护人员来自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和河北省中医院,主要由急诊科、感染科、呼吸科、重症医学科等科室的医生和护士组成。

当询问是否跟家人保持联系时,祁奇一度哽咽:“每天都会通过电话跟他们报个平安,也不敢打太长时间。微信视频我更不敢打,怕他们担心!”

疫情期间困难重重,武汉交通封闭,捐赠小组提前联系黄陂区政府,开具通行证,2月3日下午,在耿建明提出捐赠的第7天,湖北公司完成提车并连夜赶往捐赠地点,完成了第一批车辆的捐赠工作,用紧缺物资和最快速度,为医疗部门防控疫情助力。

1月27日上午10时30分,操文祥、何欢、董毕近、童祥、肖进与经过多方协调,终于通过了交通封锁,到达项目部报到。

功夫不负有心人。湖北公司防疫物资捐赠小组的成员日夜不停地打电话,马不停蹄地勘察,终于找到1家企业有3辆现车,后续7台约2月底交车。得知该消息后湖北公司立即与该厂取得联系,付定金、采购合同拟订、流程审批、各环节逐一跟催,短时间内完成付款。

据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了解,从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流转情况看,青少年冰球人才最丰富的海淀区对于人员转出的控制相对宽松(但也不是完全自由),其他各区基本上都对人员的注册转出有限制。不少冰球家长在给孩子办理注册转出的过程中才会发现,要让孩子变更注册非常艰难。

自疫情爆发以来,荣盛发展董事长耿建明一直心系武汉,密切关注,并迅速启动第一轮捐赠。他亲自部署并反复强调捐助必须“满足一线实际需求,精准捐赠快速执行”。

正在检查材料进场情况的王乔

来到项目食堂,41岁的牛合龙正在为工人们打饭。从24日一早,他就不断为施工人员运来热腾腾的饭菜。牛合龙是一名转业军人,曾经参与1998年武汉龙王庙段抗洪。“当时我和抗洪英雄高建成在同一支部队。战友们用绳索相互捆绑在一起,在江水中与洪水搏击。”牛合龙回忆。2003年抗非典、2008年汶川地震救灾,牛合龙都参与其中。他说:“参与数次抢险救灾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希望是我们最强的力量!”

一名业内人士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表示,从各区县来说,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注册数量反映了该区县青少年冰球运动的发展状况,是当地体育部门的重要政绩,无论希望转出的青少年冰球运动员是不是从外区流动进来的,限制他们离开,无疑都是为了保住本区体育部门的工作业绩。此外,一部分区县级体育部门和负责青少年体育工作的区级体校,还在以相对落后的思维开展青少年体育工作,就像专业运动队曾曝出的“宁可把运动员废在自己手里,也不能让他(她)投奔其他地方队,成为自己的对手”那样,这些区县级体育部门和区级体校,也在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完全是家庭培养的青少年业余冰球运动员。把自己的政绩看得比孩子的成长更重要,这也与当下中国体育的发展大方向背道而驰。

而同样来自北京市海淀区的范女士,孩子在从海淀区转到北京某远郊区后也曾面临转出困难的问题,范女士还为此写过一封求助信发到网上。好在,经过多次交涉,范女士和另外几个有同样困扰的家长都成功地把孩子从该远郊区转出。

刘女士正是因此选择把孩子从海淀转出到其他区注册。

为了采购物资,周密跑遍了附近所有的超市和商场,“商场听说我们是中建三局的建设者,都优先把物资供给我们。”周密的父亲也驾驶自家车辆前来协助儿子。此前,周密在火神山医院项目工地,一家三口连除夕夜都未曾聚到一起,只能在家庭群里报个平安。

在医院医疗休息区的建设场地,38岁的王乔正在检查材料进场情况。他是该区域机电安装工程的责任经理,全面负责生产进度。“建设任务重,一个人要当三个人用。”王乔说。跑现场、催材料、盯物资、管后勤,在寒冷的天气里,他却急出了一身汗。

对于优先注册权,刘女士表示,这让她非常不解,“孩子打冰球的费用高昂,几年下来都是我们家庭投入的。现在,仅仅因为孩子参加过这里的选拔,享受过几次免费训练,怎么孩子就好像变成了区体育局的资产?对于完全是家庭培养的孩子,这个优先注册权到底适不适用?”

25日18时30分,雷神山医院首批50名管理人员到达施工现场,200余名劳务工人全部就位,各项准备工作迅速启动。至1月26日中午,现场共有管理人员288人、工人660人,后八轮自卸车36台、挖机40台、推土机10台、叉车2台、登高车2台,现场场地平整工作全面启动。

刘女士为什么要让孩子舍近求远,参加这个区的青少年冰球队选拔?她说,主要是为了让孩子能够获得更多的比赛机会。

也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完全限制死青少年运动员的注册流动显然是不可取的,但是如果真的全面放开青少年运动员自由注册,可能也会导致基层体育部门在开展工作时出现一些新问题。毕竟,人员的大幅度流动,不利于队伍的建设,尤其是像冰球这样的集体项目,一两个队员的流动就很可能带来整支队伍受影响的连锁反应。怎样在尽可能维护青少年运动员权益的同时,又能更好地保证基层体育培养单位开展工作,这也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尽快研究和出台更科学和更合理的配套政策。(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刘女士、王女士为化名)

疫情发生后,营销通过案场公告、360°无死角消杀、防疫巡查、测量体温等系列防御措施,用心守护业主及员工安全。关闭营销中心后,湖北公司群每日与员工持续沟通,叮嘱在家自我隔离,每日健身不少于30分钟,一起谱写人生道路中最动人的相守。

在北京南部的这个区接受了一段时间的选拔性训练之后,刘女士的孩子未能获得进入该区青少年冰球队的资格。毫无疑问,让孩子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今年11月以来,随着北京市又进入了一年一度的青少年运动员注册流转期,刘女士向负责该区青少年冰球运动员注册工作的主管单位提出了将孩子的注册再次转出的申请,结果遭到了拒绝。理由是只要孩子在这里享受过区队免费训练的待遇,该区就享有对孩子的下一年度优先注册权,即今年的注册窗口期开启之后,该区还是选择让孩子留在当地注册。

周密(中)和同事在清点物资现场

像刘女士这样为孩子的注册问题受到过困扰的北京家长可不在少数。

此次疫情爆发后,荣盛发展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先后组织多批捐赠。1月27日,荣盛发展湖北公司针对武汉疫情首批捐赠 500万元物资;2月5日,荣盛发展通过河北省红十字会向湖北、河北防疫一线捐赠现金300万元和价值300万元的福利,共计600万元;2月11日,荣盛发展捐赠现金300万元支持抗击疫情,用于购买医学防护服等。截至目前,荣盛发展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已捐赠共计1400万元。

“在这个非常时期,河北医护人员舍小家顾大家,积极支援湖北。而荣盛康旅作为河北走出来的企业,将会在做好龙降坪所有业主疫情防护的同时,也全力配合医护人员的各项工作。”荣盛康旅神农架公司总经理邢国栋表示,希望各位专家在酒店能得到很好的休息和放松,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和良好的状态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

为因应外地务工人员陆续返厦返岗的出行需求,厦门公交集团也从10日起全面恢复常规公交和快速公交的线路运营,除城际公交线路、旅游线路、服务校区的线路外,其他线路全部恢复运营。(完)

“不怕你这么晚叫我,就怕你们不让我来!”50岁的龙建忠也即刻动身,用爽朗的笑声打消了吴云海的顾虑。

北京市海淀区是全国闻名的教育大区,包括冰球在内的青少年冰雪运动,海淀区的发展水平在北京也处于领先地位。正是因为海淀区有一大批优秀的青少年冰球小选手,导致海淀区的孩子要想成为区青少年冰球队的一员进而获得代表海淀区参加北京市比赛的资格,竞争异常激烈。但同时,北京市各区青少年冰球运动的发展水平很不均衡,当海淀区的冰球小选手为获得区青少年冰球队的名额竞争到白热化时,北京市的另外一些区还处于青少年冰球运动刚刚起步的阶段。仅靠本区内的青少年冰球小选手还无法组建起区级青少年冰球队,这些区就会对全市发布招募公告,欢迎外区冰球小选手的加入。此外,各区的区队对于入队的孩子还有一些支持措施,比如,提供免费的冰球装备和训练课时等。

耿建明表示,“我们怀抱坚定的信念,汇聚各自的力量抗击疫情。相信爱和希望会比病毒蔓延的更快,祈愿疫情早日结束,我们共迎春暖花开。”

清晨,连日阴雨的江城终于止住了雨水的清洗,临近武汉市军运村的黄家湖畔,数十台机械无论晴雨,一直在新开工的雷神山医院现场来往不息。

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王女士,之前为了把孩子的注册地从北京市朝阳区转回到东城区也是颇费周章。

一听是来要人的,吴云海当时就急了:“没有人!没有人就工长、施工员、管理人员都上!”然而,现场每个人的工作量都超出往常近十倍,吴云海盘点过后否决了这个想法。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了解到,自2017年以来,北京市通过举办第一届冬季运动会、各冰雪项目的青少年锦标赛等市级比赛带动各区县青少年冰雪运动的发展,北京市拨专款用于各区级青少年冰雪运动队的建设。根据北京市体育局官网的公开信息,2018年北京市用于建设青少年冬季项目运动队的体育彩票公益金达到了6426.1万元。也正是在过去两年,北京市的各区级青少年冰球队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不少冰球孩子的家长都对各区级青少年冰球队的组建信息非常关注。由于北京市各区县青少年冰球发展水平的差距,当个别水平较高的区存在区队名额竞争激烈的问题时,其他多数区县的青少年冰球运动还处于起步阶段,为了尽快完成本区的青少年冰球队组建,往往采取了吸引其他区孩子加盟的办法。这就引出了青少年冰球运动员在各区县之间流动、转出的问题。

荣盛发展密切关注疫情进展,在疫情防控处于胶着对垒的紧要关头,半个月来先后发起三批防疫捐赠;并以一系列抗击疫情的行动,助力武汉战“疫”。

1月27日,雷神山医院项目现场场地平整工作基本完成,管线沟槽开挖、沟槽雨污水管线预埋安装、沟槽级配砂石回填、大面HDPE膜及土工布施工、厢房区机电管线预留预埋已经启动,局部基础混凝土开始浇筑。

除了求职登记、企业需求发布两大功能模块,该平台还设置了线上交流会、企业用工调剂、综合政策发布等功能模块。

截止到1月27日凌晨,这24小时一直从未平静。

为实现第一时间捐赠,1月27日,荣盛发展品牌客关中心与湖北公司马上成立防疫物资捐赠小组,明确责任分工,迅速落地执行。

0时42分,吴云海拨通了这几个人的电话,询问“能否在两个小时内赶到雷神山来支援”。

王女士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回忆,自己的孩子从学龄前就开始学打冰球,当时参加的一家青少年冰球俱乐部在北京市朝阳区,经教练的建议,孩子就注册在了朝阳区。之后,孩子上了小学,读的是东城区的学校,这时,按照学籍,孩子的青少年冰球运动员身份应该注册到东城区。并且,王女士的孩子冰球水平提高得很快,这时也有机会入选东城区队。但是王女士在与朝阳区体校沟通的过程中发现,无论怎么说,朝阳区就是不放孩子走。万般无奈之下,王女士找到北京市体育局,在运动员注册系统里把孩子的注册信息删除一年,即承诺孩子当年不在任何地方注册,以换取孩子在之后的第二年有一个“自由身”。为此,孩子还被迫放弃了2018年可以代表东城区参加北京市第一届冬季运动会的机会。

猛然,他想起来一串名字,这些都是中建三局一公司安装公司湖北外区域机构的施工人员,当得知中建三局一公司领下了雷神山医院的建设任务后都曾向吴云海毛遂自荐,考虑到疫情的严重性,吴云海婉言谢绝了,现在到了无人可用的窘境,吴云海想到了家在武汉市周边的几位施工员,他们正是从全国各地的工地回乡过年的。

“救护车属于抗击新冠肺炎战役不可或缺物资,只有多方联系采购渠道,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将短缺物资送到需要的人那里去,我们要与时间赛跑。跟病毒抢时间,用实际行动给新冠肺炎感染者或疑似感染者送去温暖,为疫情防控尽点绵薄之力。” 湖北公司总经理徐瑞文表示。

刘女士的儿子已经打了5年的冰球,在北京市海淀区读小学。去年的这个时候,刘女士带着孩子从北京西北部的海淀区来到北京南城,参加这里的区级青少年冰球队的选拔,顺利完成初选之后,刘女士把孩子从海淀转到该区注册。

对于企业新聘员工也必须详细核实其参加招聘面试之前14天的身体状况和活动轨迹,并参照返厦员工方法进行管理。

周密一家的聊天群截图

不过,在孩子转出之后,事情的后续发展完全超出了刘女士的预料。

已做初步平整处理的场地上,测量员祁奇在操作全站仪进行测绘。三个月前,他曾服务过武汉军运会。这次,他又奔忙在医院建设的最前线。除夕当晚报名,大年初一清早,来不及抱一下未满周岁的孩子,祁奇便来到了现场。他说:“自己也是一名父亲,希望通过自己的绵薄之力,还孩子们一片健康成长的空间。”

自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湖北公司一方面积极援助武汉抗击疫情,一方面充分做好自身防控工作。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场战“疫”中,湖北的“荣盛人”用坚守和责任书写着自己的担当。

刘女士向该区的青少年冰球主管单位多次反映,自己的孩子虽然参加了区队的选拔训练,但是最终并未能参加比赛。在孩子已经不可能加入该区区队的情况下,从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角度考虑,现在离开这里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医护人员来到神农架之后,在援助神农架林区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还与神农架当地进行疫情防控工作对接,准备摸清神农架的实际需求,以便更好地提供援助和支持。

厦门市人社局称,全新上线的该平台设有近期重点企业需求、毕业生需求、台湾人才需求、高端人才需求、柔性人才需求、实习见习岗位需求等专栏;还将根据企业需要,定期和不定期举办综合性、行业性、专题性的线上交流会,供需双方可实现随时随地的交流对接。

湖北公司通过网络找了多家救护车供应商进行洽谈,时值春节且湖北为疫情重灾区,救护车采购需求激增,供不应求,各车辆经销商销售条件较为苛刻,不仅全款下定才安排后续生产;加上特殊时期湖北企业复工时间受政府管控,有些厂商供货周期需要2个月,有的甚至无法明确交车时间。

但当时,武汉市内公共交通停运、机动车限制出行,物资十分紧缺,对于防疫物资采购点的勘察增加了很多不利因素。

荣盛康旅神农架公司为了让医护人员能得到更好的休息与放松,主动申请、积极联系让河北专家免费入住阿尔卡迪亚国际森林酒店。阿尔卡迪亚酒店准备了最好的房间,每个房间配备水果、牛奶和暖风机。

王乔妻子秦朝君在湖北经济学院医院做配药员,自疫情爆发来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不论下班多晚,我都会开车去医院接妻子。”王乔说,这是他和妻子秦朝君的约定。下班时间往往在凌晨,妻子就一直在医院等他到来,每天短短三四个小时的相聚让两人倍感满足。

考虑到救治和转运病患时,负压式救护车能最大限度减少交叉感染机率,是抗击疫情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资之一,耿建明和他的荣盛发展决定向武汉市捐赠10辆福特负压式监护型救护车,由集团品牌客关中心和湖北公司负责协调与执行,尽快将防疫物资送往一线。

1月27日夜间,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的四面道路上灯光明亮,在工作人员指引下,一辆辆运输车辆有条不紊地驶入场地,卸下后续施工需要的材料。数十台夜灯下,混凝土泵车“隆隆”作响,紧张地为医院浇筑地基。远远望去,工地犹如夜幕一角的星星被金色光芒环绕。

Author: crisvega.com